青岛IT网 买电脑 查报价 上青岛IT网
服务电话:0532-88765022  
今日导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综述 >

罗永浩接电话还用iPhone 称夸我骂我都是帮我

时间:2014-05-30 11:29来源: 作者:

罗永浩在锤子手机发布会。图/东方IC

原标题:罗永浩:夸我骂我都是帮我

罗永浩两年前的一条“我打算做手机”的微博,在一片质疑声中终成现实。2014年5月20日晚,他带着300人的团队在北京高调亮相,正式发布锤子科技公司的第一款手机——SmartisanT1。新手机发布已经过去一周了,外界对于罗本人和他的手机评价仍然毁誉参半。对此,罗永浩似乎看得很明白。“不管夸我骂我,对我都只有好处。”他这样说。

京华时报记者古晓宇

□人物对话

>>谈发布会

最有人气的发布会

京华时报:去年你为锤子手机办了第一场发布会,事后你说自己搞砸了。你觉得今年的发布会成功吗?

罗永浩:去年发布会效果不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们的产品,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都有很多感性的、心理学上的东西,这是那些“理工男”出身的科技媒体记者们无法理解的,我们的理念被他们一转述就完全走样了。所以我们得到的一个宝贵经验就是,发布会一定要现场直播。这次在直播之后,在发布会结束后的48小时内,网上的好评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直到第三天才出现骂我的声音,到了今天骂我的要比夸我的多了。事实上,争议大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场发布会是国内科技企业有史以来人气最高的一场。

京华时报:发布会后你们把一百多万的门票收入都捐给了互联网安全套接字层密码库OpenSSL,是出于什么考虑作出这种决定?

罗永浩:以前我做英语培训的时候,门票收入也都是捐出来的,当时主要是用来做贫困助学,这和我做教育机构是相吻合的。现在我做的是科技公司,做捐助也要体现科技公司的特点,最终我们听从多数工程师的意见,选择了OpenSSL作为捐助对象。这件事给我们带来不少的好处,之前很多科技企业认为我们就是一个相声演员办的野路子公司,现在都把我们当成一家科技公司来看待了;在发布会之后,给我们发简历的求职者质量都提高了,因为工程师们也认可了我们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定位。

>>谈产品

不做高性价比产品

京华时报:你说T1是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全球仅次于iPhone。是什么差距让你变得这么“谦虚”?

罗永浩:我们和苹果的差距体现在一些底层的东西上,比如安卓在内存管理、后台系统上是和苹果的iOS系统有差距的,这使得一些安卓系统固有的问题我们是无法避免的,比如运行时间越长就越慢。而在一些交互上的设计和视觉上的设计,实际上我们都是要比苹果更好的。

京华时报:从最后问世的这款产品看,你在创业之初对手机的想法都实现了吗?

罗永浩:应该说我的想法基本上都实现了,虽然没有超出设想,但是基本按照我的想法做出来了,除了有一些因为专利方面的因素留下的小遗憾。可以说,我们的产品是所有手机里设计向成品妥协最少的,基本只有2%-3%的设计因为特殊原因没有实现。

京华时报:这些原因里有没有成本方面的考虑?

罗永浩:绝对没有。我之所以不做高性价比的产品,就是因为追求性价比就要在品质上做妥协,在这方面我们是不计成本的。因此我们的成本实际上也是要比别人更高的,比如我们使用的手机外壳,成本是同类产品的3-6倍,在的生产线上,我们对工艺的苛刻程度只有苹果能够相比。在所有的厂商中,我们应该是成本最高的两三家之一。当然,因为我们的售价也比较高,所以在国产手机中,我们可能也是利润率最高的。

>>谈

卖手机不靠粉丝

京华时报:消费者现在没有机会去体验到真实的产品,你觉得他们会仅仅因为你的介绍就掏钱吗?

罗永浩:我不讲这背后的逻辑,只讲数字就够了。产品上线一周了,现在已经有了近七万的预订用户,是否能让这七万人满意,是决定我们生死的关键。我相信这七万人拿到手机后,有大多数人会觉得满意,然后我什么都不用做了,他们会替我们去传播。

京华时报:在一个产品周期内,你觉得T1可以卖多少部?

罗永浩:我向投资者承诺的目标是50万部,我觉得这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我的投资者觉得有二三十万部就够了,因为这个数量就可以收回成本了,这个品牌也可以站稳脚跟了,赚钱的事可以交给下代产品。

京华时报:你觉得第一批预订者都是你的粉丝吗?

罗永浩:外界对我一个特别傻的猜测就是我是通过粉丝来卖手机的。实际上适合粉丝经济的都是不足100元的产品,比如电影票、唱片什么的,像手机这个价格段的产品,单纯靠粉丝是卖不出去的。比如韩庚、崔健都有专门的手机产品,他们的粉丝都比我多多了,但是最后手机都不成功。当然我不排除会有粉丝购买手机,但是这个数量微乎其微。

>>谈价格

买不起就别指责

京华时报:发布会以后,有不少人都指责T13000多块的定价太贵了。你怎么看待这种评价?

罗永浩: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因为这个指责我们。就好像我平时用的钱包都是两三百块的,市场上也有一万多块的钱包,我不会去买,但我也不会因为它卖一万多就去指责它,这种想法很奇怪。买不起只能说明你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群体。

京华时报:那你们手机所针对的目标群体究竟是哪些人?

罗永浩:我们的定位非常精准,城市精英、中产阶级里面偏感性、偏文艺,在意生活品质和品位的人。说白了就是iPhone的早期用户。iPhone的优势在于它的底层系统要好于安卓,这个是我们没办法解决的,但是我们的很多创新让T1在易用性上比iPhone要强。

京华时报:你就是用这些创新来支持T1的高价格?

罗永浩:我的一些朋友对我说,这个手机你为什么要卖3000元,怎么不卖4000元?如果不是因为是我做的,3000元的手机他们根本不会考虑,因为觉得太廉价了。这是精英阶层的消费观念。但是国内的大众消费群体又有一个观念,那就是瞧不起本土厂商的产品,国产手机过3000块就不考虑了。虽然我把产品定位在精英阶层,但我又想把它扩散到大众群体去,所以尽管很想把价格定在4000元以上,但是考虑到想把这个产品做成一个大众的消费品,我还是定了3000元的价格。

京华时报:T1的定价是会一直坚持这个水平还是以后会随着销售情况降下去?

罗永浩:我特别反感有的手机厂商在新品上市时定一个高价,之后很快又会降价的做法。我们的这个价格会一直坚持整个产品周期,除非下一代产品上市了,前一代需要清理库存了,才有可能降价销售。

>>谈团队

我贡献40%创意

京华时报:你在发布会上说,CTO钱晨(摩托罗拉前硬件主管)的加入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改变,他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哪里?

罗永浩:钱晨和周光平(现为小米副总裁)是原来摩托罗拉的硬件大牛,全国做手机硬件的工程师没有几个比他们更强。钱晨的加入,彻底解决了我们在硬件上的问题。在他来之前,我想过最坏的打算就是通过贴牌的方式来做产品,当然那样受制于公版设计,我们很多特殊的想法就没办法实现了,比如我们的三个实体功能键和双侧键。所幸的是钱晨加入了我们,使得我们的想法能够在硬件层面上得到最大程度的实现。

京华时报:你是用什么吸引钱晨加入的?待遇吗?

罗永浩:待遇其实不是关键的问题。在经历过摩托罗拉的大起大落后,他对手机行业实际上已经心灰意冷了,不愿意再做手机了。我曾经花了很多时间去说服他,讲了很多故事也打动不了他。最后逼得没办法了,我把我们设计思路上的一些亮点整理在一起拿给他看,结果他被我们的产品本身所打动了,觉得我们的产品和其他的安卓产品不一样,于是他就同意出山。

京华时报:T1最终实现的这些与众不同之处,有多少是你提出来的,多少是你的团队想出来的?

罗永浩:在任何团队里,都是由精英来主导的,20%的人来领导80%的人。在这款产品上,有40%的创新之处是由我提出来的,有20%、30%是软件产品总监提出的,剩下的大部分是由两个主要的产品经理和其他一些人提出的。我的有些想法最初别人都不接受,比如三个实体功能键的设计,那我只能一意孤行地推动,最后样机出来他们也都觉得好用才被说服了。

□记者手记

老罗接电话还用iPhone

去年4月份,记者采访罗永浩时,他的团队还只有20多个人,挤在中关村的一个小写字间里,连个像样的大门都没有;一年后,他的锤子科技已经有了近300人,占据了摩托罗拉大厦的两层楼。这次,罗永浩能说的不再只是一个仅有雏形的ROM,而是一台就摆在他手边的锤子手机,这也让他的表述变得更有底气。

不过,有趣的是,老罗面前摆着两部手机,一部白色的iPhone和一部黑色的锤子。采访期间,他收发短信和接电话用的都是那部iPhone。“那是因为这个号码别人不熟悉。”老罗指着锤子说。

在一些人看来,不管是教英文、办网站还是做手机,罗永浩实际就是个“说相声的”。不过,无论你是否喜欢他的风格,能让一场介绍产品的发布会门票收入过百万,仅这一点就让人不得不服气。实际上,这种可以称为“相声”或者“脱口秀”的发布会,将是老罗推广自己手机的主要方式。由此也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锤子手机的兴衰或将完全系于他一个人,“如果我退休了,第二天这个公司倒闭了也和我没关系了。”老罗这样说。

Not user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3)
100%
分享:832
------分隔线----------------------------
青岛IT网 | 青岛IT社区 | 青岛忠霖国际货运代理 | 鲁ICP备10027681号 公安网监备案:37020302370217 e网平安十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