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IT网 买电脑 查报价 上青岛IT网
服务电话:0532-88765022  
今日导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综述 >

联想如何种地:中国农业足够落后 落后就是机遇

时间:2013-11-27 14:32来源: 作者:李志刚

联想尽全力从事新农业的开发,极大地震撼了业界对农业的思考。原来农业的改良也拥有广阔的空间。本文对佳沃的发展历程的调查和研究。四川大面积土地流转的实现,为联想的新农业愿景的实现提供了重要的基础条件。联想搞以产计酬刺激农民生产积极性,联想搞技术植入,让农业生产科技含量提高。但是陈绍鹏认为农业仍然存在不少问题,第一种植业如何适度规模化经营,能否促进家庭农场和合作社跟佳沃合作;第二,行业里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太严重,如果监管更好,良币就能茁壮成长;第三,如何解决人才稀缺问题。

四川省蒲江县是中国主要的猕猴桃产区之一。在这里,联想佳沃万亩果园,绵延不绝,长达11公里的水泥路贯穿其中。联想控股高级副总裁兼佳沃集团总裁陈绍鹏花费七小时走完这条路,他的脸晒红了,语气兴奋地说:“员工士气很高,分为两班倒,不断巡逻。”

任贤用能

1993年,陈绍鹏进入联想集团,从普通销售员做起,2006年担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国区总裁,2008年又被任命为联想集团亚太和俄罗斯区总裁,开拓新兴市场。2011年考虑创业的他接到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的邀请:“我们这里有个新机会,觉得你挺合适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陈绍鹏快速做了决定,接受这个挑战:零的起点、一个全新的板块、两三个兵。“农业不是我主动的选择,只是机会出现的时候,我选择了它。”出身甘肃农村的陈绍鹏,只残留了一点童年对农村的记忆,对现代农业怎么搞不太了解。

柳传志说:“为了选择陈绍鹏做佳沃总裁,我们也花了近一年时间。绍鹏是1993年到联想集团,从最基层做起,一直到离开时,是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人家说,凭什么选一个做IT的人做农业?我们研究过,你说选养殖业、水稻业的负责人,就是养猪专家、水稻专家合适吗?都不合适,因为这里面除了养殖、种植本身的领域,还涉及很多领域,比如运输、管理、销售等等,实际上是一个真正懂得做企业的人来打头才合适。绍鹏以前的业绩证明了他是一个全面的领军人物,无论管理经验,还是道德品质上,都给了我们充分的信心。”

体量庞大的中国农业,一直存在供需矛盾,虽然按照政府统一口径数量基本足够,但在质量上频繁发生食品安全事件,加上消费升级带来的供需变化、国家政策对农业的支持力度,多种因素叠加推动了农业产业投资升温。活跃的投资者有国际投资机构KKR、凯雷投资、黑石集团,有国内投资机构鼎晖、弘毅、达晨等,有中储粮等央企进行市场化运作,还有非农业领域企业跨界投资,联想控股即为一例。

在柳传志的规划里,联想控股2014-2016年整体上市,农业是控股未来的新利润增长点。2012年4月,联想控股执委会通过佳沃集团战略规划:一家品牌化的现代农业和食品公司,通过购买和自建快速进入农业。

陈绍鹏带着佳沃团队按照战略规划寻找标的企业,在智利,佳沃购买了种植技术和管理水平较高的5家农业公司,在国内,佳沃购买了位于的沃林蓝莓果业有限公司(简称沃林)以及种植猕猴桃的四川中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新)。收购沃林,前后进行六轮谈判,第六轮谈判前夕正是陈绍鹏大学同学20周年聚会,大家外出游玩,他独在宾馆开电话会议,从中午12点持续到下午5点半。同学们都很气愤,“这是我的第一个项目,特别重要。他们觉得,我好像看不起大家了,觉得聚会无所谓,勉为其难来了,来了之后不想跟大家玩。”陈绍鹏说。

定位精准,从水果入手

2013年3月,佳沃收购中新,接过中新四川蒲江的万亩猕猴桃果园。佳沃选择蓝莓和猕猴桃进入农业,是因为水果产业体量足够大,虽有赣南脐橙等地域品牌,但无强势的商业品牌,这有利于佳沃树立品牌。蓝莓和猕猴桃是高端水果,市场门槛高,更容易树立品牌。“水果产业不是农业里的主流产业,对一个真正的农业集团来说,佳沃目前业务偏细分、偏弱小,连水果选的也是水果中的非主流、小果种。它能否进一步做大,还需要时间来观察。”艾格农业咨询公司总经理黄德均说。

农业是投入期和回报期都很长的行业,猕猴桃3年挂果,5年进入丰产期,丰产期可持续25年到30年。陈绍鹏认为佳沃水果这块至少需要五年才能做出一个模样。 “(柳传志)他知道做农业要有耐心,给我们的环境很宽松。如果最高领导人要求3年就得赚钱,你会着急,会动作变形。”陈绍鹏说。

黄德均认为资本充足、不着急赚钱是联想控股进入现代农业的优势之一。联想控股在供应链管理、品牌运营上的丰富经验,也是它的优势。农产品将来会步入品牌的时代,只有品牌树立起来才意味着产品有标准,才意味着通过品牌溢价来获得好的回报。此外,联想控股人才结构比较齐全,也有国际运营的经验,经营高端优质的农产品必须有全球化的眼光。

但是联想控股做农业的短板也非常明显,整个团队是新手,对农业和食品运营规律的把握经验不足,和地方政府、农民打交道的经验不足。

从2011年到2013年,佳沃涉足水果产业有三年,借助这三年积累的经验,2014年佳沃将筹备第二个农业板块。“第二个板块,有两三个候选对象,包括养殖业,每个领域都有其独特的困难和挑战。具体再进入哪个领域,明年下半年应该会有结果,但肯定是和果业不同”,陈绍鹏说。

人才短板

陈绍鹏感觉在农业人才上捉襟见肘,很难找到高素质人才。原有的农业人才需要改造成具有现代企业思维的人,其他行业的人才进来需要学习农业。陈绍鹏最大的困扰除了宏观政策环境能否更好一点,就是大批量的农业人才怎么培训。佳沃和国内职业技术学校合作,从学校里开始培养,毕业后到田间地头继续培养。同时从智利引进蓝莓、猕猴桃种植专家,在中国进行指导,待到中国产季结束、智利产季开始的时候,将国内人才又送到智利学习,一年学习两轮,快速成长。佳沃还从其他行业引进综合管理、财务管理、人力资源、供应链、等领域的管理人才,现代农业的管理与其他行业是有共性的。这些跨界的管理人才快速掌握农业规律就好了。在管理上,种植业与其他工业化生产的行业不同的是,生产全在田里,非常分散;一年一个生产周期,不可逆,一个环节错了,永远追不回来;产品误差很大。

陈绍鹏说:“在这个大家都认为靠天吃饭的行业里,我们不能靠天吃饭。”中新常务副总裁余学东感觉被佳沃收购之后,管理更规范了。以前办理贷款、认证手续,公司内部要求报备,有时候会拖到农忙结束之后再回头补。现在生产片区配备了电脑,每位技术员每天做什么事都需要进入系统登记,如果不登记第二天就登录不上系统。佳沃做了全程可追溯信息系统,目标是供方和需方之间供应链的信息能够无缝流动。消费者扫描蓝莓包装盒上的二维码,即可了解它的所有信息。现代农业是可监控、可校验、可设定标准的,不再是农民口口相传,在小本子上歪歪扭扭地记录。

生鲜电商公司本来生活西南采购经理游鲸观摩过佳沃万亩果园,据他介绍,佳沃已经是国内最大的猕猴桃种植企业,万亩果园连成一片便于标准化管理,可以查到每个果子是哪位农户种的、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什么时候套袋。他们对每棵果树都会测试微量元素含量,根据测试结果施不同的肥,肥料都是自配的有机肥。

陈绍鹏认为,佳沃对现代农业有一个三全的解决之道。第一全是全程可追溯。第二全是全产业链运营,首先从土壤和肥料开始,其次是种植,再就是鲜果包装、冷链储运,还有深加工。第三全是全球化布局,比如冬天想吃蓝莓,可以从智利运过来。黄德均说:“没做过农业的人进来,也许能够给农业带来新气象。我对他们能否走出联想佳沃模式,抱有很大希望。”

佳沃猕猴桃基地位于四川省蒲江县,灰蒙蒙的雾笼罩着果园,极目远望,只能看到方圆几百米的猕猴桃林。果园入口立着5米高的招牌:中新农业-蒲江猕猴桃示范基地。入口旁摆放着一排摩托车,在果园种地的农民骑着摩托车上下班。这个万亩果园,按照株距4米、行距3.5米的标准种植,每亩地50多棵树。9、10月正是猕猴桃收获的季节,绿色的枝桠密密地挂着套着棕色纸袋的猕猴桃,袋子上印着“中新农业金果标志”的字样。每棵树的树根处堆着一圈黑色粉末,直径约1米。这是用新希望奶牛场的牛粪加工而成的有机肥料。余学东说:“用牛粪是有机质来源里风险最小的,猪粪、鸡粪都会含有一些化学成分。”

中新此前每年投入5000万元,前几年资金情况一致不大好,甚至一度糟糕到股东要跳楼的地步,直到2012年开始盈利。从高校、技校招来的技术员,工资低,觉得行业没前景、职业没社会地位,流动性很大。最近这两年有所改善。在佳沃收购中新之后,技术员底气更足了,中新副总经理王钦献说:“背后有联想这么大名气的坚强后盾,他们觉得看到了公司的前景。”

在公路边,农民摆着卖猕猴桃的摊子。村民王女士在路边租了小门店卖自家产的猕猴桃,每年租金3000元。以前她家种稻谷,一亩地年收入1000元。2008年,她把家里5亩地改种猕猴桃,每亩收入10000元。她说:“中新质量控制得好,用发酵加工的有机肥,很少用化肥,不用农药。我们农民种地简单,直接上化肥。”中新猕猴桃卖15元一斤,周边农民卖8、10元一斤。前几年她还担心中新垮掉,那就没人来收猕猴桃了,周边农民也会受影响。“种稻谷辛苦,但时间短,种猕猴桃时间长,但活路轻松,就是到地里剪枝、套袋。如果种植面积大,就可以发财了。现在我们都不愿意流转土地,还有人到附近的邛崃市租地种猕猴桃。”

在种植猕猴桃之前,蒲江当地的农作物主要是水稻、油菜等,经济效益低。2001年,蒲江开始推广猕猴桃,每个村1000株、2000株地分配下去。当时的猕猴桃品种主要是红阳,卖给农村经纪人的价格大概是一斤2至4元。2005年,中新进入蒲江之后,猕猴桃收购价格逐渐拉升到8元一斤。每逢摘果季节,农民将大量现金存入乡镇上的农商银行。因为乡镇一级不设金库,农商银行每天中午加派一趟运钞车把上午存入的现金拉走,否则下午派来的运钞车一趟拉不完当天存入的现金。

中新刚进入蒲江,开始栽苗子的时候,公司采用按天计酬的方法,一天60元、80元,都是老年人来报名,甚至有80岁的老人赶来应聘被劝回。从2010年开始,公司实行管理承包。300多户将土地流转给中新的农民,又反向承包了这万亩果园的日常管理工作,按照每户劳动力数量,一户负责二三十亩。技术人员每月根据公司制定的生产要求,组织、指派、监督农户完成工作。公司按照承包协议支付工资,工资以略高于当地平均务工收入水平计算价格。

在路边卖猕猴桃的王女士说,今年夏涝,雨水将猕猴桃的根都泡烂了,果子结得少。如果是自家田地,责任心更强,想法设法排水,但是给公司种地的农民有些人就简单按照流程执行,到点上下班,不会额外操心。春旱的时候公司聘请的农民灌水也没有给自家浇地那么勤,那么深,有些农民就表面洒一层。余学东说:“我们也看出这个问题了,今年对部分农民实行以产计酬的方式。那些以产计酬的农民因为灌水机器分配不过来,会主动要求‘把那机器给我,我再加班两小时。’”搞以产计酬,激发农民积极性

如何调动农民种地积极性,将产量与收入挂钩是佳沃面临的管理问题。公司采取技术员监督、种植部巡查、技术部抽查这三层监督机制来规范承包户的田间作业行为,但这只能治标。余学东说,前两年不能搞以产计酬,是因为产量不稳定,农民不愿意。“整体来说,农民善良的一面多一些,他首先想挣钱,关键是看怎么引导他,现在有三分之一的农户实行以产计酬,明年可能会有三分之二,后年可能就全搞成这样。”

佳沃万亩示范果园,分为7个生产片区,每个片区有一个主管、六七个技术员、四五十户承包户。四十岁出头的陈华家里原先有12亩地,种水稻、辣椒、谜语,连肥料钱都赚不回来,每到年底家里结余不足1000元。2005年,她家将土地流转给中新,每年固定收入有一万元。同时,她家承包示范园28.63亩土地的日常管理,年收入三万多元。2013年,她改为以产计酬,套袋30多万个,预计产量30多吨,收入可达到5万元。“只要我拿得出来这些果子,公司就会一分不少地支付给我。”陈华说,“我们之前胆子小,不知道产量有多少。”她现在总下地转悠,看到有果子掉在地上,就想“八毛钱又没有了。”

“去年我不在意,只知道该每月付我钱,今年(公司)没叫我下地的时候我还是在地里转,看到有芽的,就想这芽明年要留着。”春旱的时候,陈华一家人中午都不回家吃饭,一直干到天快黑了。

“我今年挣四万,就想着明年挣五万,人总要有点梦想,对吧?”陈华说。公司每月固定支付1500元,到年终再扣除。她每月有固定收入,平时不发愁,年底又有结余。“有村民出去打工,活路不一定靠得住,今天挣了80元,可能把这80元花完了才又找到活路。我的收入是稳定的,开支也是有规律的,不会太担心。”现在她可以把在公司打工的钱花掉,把土地流转收入存起来。“我们这种年纪了,踏踏实实地挣一点钱就行了,能挣钱的时候尽快挣钱。”

继以产计酬之后,佳沃开始尝试寻找有经济基础、思想开放的农户,把苗子给他们,佳沃不再支付工资,让他们用劳动力抵价换股份。他们的果子,每亩毛利润至少7000元。这种农户,基本都是家里有三五十亩地的大户。

陈绍鹏生长在农村,但离开农村很多年,他在国内外走了一圈,吃惊地发现,中国农业生产效率、生产组织模式和技术水平跟发达国家相比,差了二十年不止。土壤板结、污染、农药滥用的问题非常严重,佳沃要找到一块好山好水不容易。农民很穷,农村留下的人戏称“三八六一七零部队”,即妇女儿童老人。他有疑问:“十年后,谁是农业主力军?”现在承包佳沃果园的农户,女性在四十岁以上,男性在五十岁以上。

也许,农业的产业化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承包佳沃果园的农户,更准确的称呼应该是农业产业工人。他们住在乡镇上的楼房,每天骑着摩托车下田地工作,按月领取薪酬。蒲江县复兴乡人口14000人,出去打工的只有一百多人,很多人外出打工又回到了家乡。他们的心态是,背井离乡,吃不好睡不好,一个月挣两三千元,不如回家经营好十亩地,怎么也比打工强。四川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郭正模认为,现在农村面临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的问题,如果农民回流农村就业,实现就近就地就业,维护家庭完整性,能够改善社会结构。土地流转,给新农业发展提供基础条件

2004年,成都开始走上“城乡一体化”改革之路,以谋求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困境。这场改革涉及领域有土地流转、农村社会保障、基层治理等,政府扮演了强力角色,推动工业向集中发展区集中、农民向城镇集中和土地向规模经营集中。蒲江县被规划在成都远郊区。由于这场城乡一体化史延,中新在蒲江从2005年到2012年获得总面积达到万亩且连成一片的土地流转。余学东说:“流转的时候有政府参与,手续规范。”

佳沃在西北某县想流转一千五百亩土地做示范园,当地每家每户有一小片地,挨家挨户地跟大家商量,很多人犹豫,总算大家基本同意了,还有十来户不乐意,地上的苗木该怎么赔偿,自己种的有感情,向佳沃开出天价。最终,流转成功的土地只有七八百亩。在智利,佳沃收购5家公司,获得近3万亩永久产权的土地。

陈绍鹏说:“如果不进行土地流转,只跟跟农户合作,他们只有三五亩地,我还得找人教他,还得监管,效率非常低下。可能不计成本能做出来,但我们是商业机构,不可能不计成本。”目前,佳沃在蒲江一边建立自己的示范园,一边喝当地种植大户或者农业合作社合作。张玉珍是蒲江县复兴乡庙峰村村民,该村是山地,水源不好,不适合种水稻,有些年到了端午还在插秧。水稻产量低,只够自己吃,没有结余。从2009年开始,她家种了20亩金艳(猕猴桃品种),现亩产4000斤,卖7元一斤,一亩成本2000元。她还种了4亩红阳,亩产2000斤。她说,红阳不好种,产量低。

张玉珍是当地种植大户,染着黄头发,戴着金耳环金项链。她所在的庙峰村今年有一二十户农民团购,她家目前开的是十万元左右的日产阳光,丈夫也想换新车,被她拒绝了,因为从家里到田里干活开车也就两公里。她连连嘱托我,一定要转告联想:“我们很想跟联想合作。”复兴乡党委副书记张敏说:“老百姓以前跟中新合作,心里没底。现在跟联想合作,他们就比较放心了,觉得后台硬。”

万亩果园建成之后,佳沃面临如何跟种植大户或者合作社合作的问题。黄德均说:“佳沃势必要和合作社合作,不可能全部做成直属基地,那样负担太重。现在政策障碍主要在于土地流转,目前政策并不鼓励工商资本大量进入农村把土地转包起来。”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家庭农场”,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业合作社流转。复兴乡共3900户,一部分将土地流转给佳沃,另有2500户种植猕猴桃,不计入佳沃在复兴乡的8000多亩土地,该乡种植面积近27000亩。乡政府打算将7个村组成合作社,再与公司对接,按照公司标准生产,统一技术、统一管理、统一投入品(例如肥料)、统一采摘标准。佳沃给每个村发放可溶性固形物测定仪,糖分低于7.5,不可摘果。政府组织巡逻队在乡里巡查,看到有提前采摘的,就坚决阻止。“提前采摘会影响猕猴桃品质,会影响整个蒲江猕猴桃口碑。”张敏说,“联想把电脑卖到了全球,我坚信它能够把农产品卖到全球。”这位身着米色风衣、绿色连衣裙,气质与城市白领无异的副书记,向佳沃提出,以家有20亩为标准,政府将其统一起来,组织合作社与佳沃合作。

陈绍鹏说:“我们希望跟合作社、家庭农场合作,一来太小的不具有经济规模效益,二来个体家庭不是市场经济的平等主体,跟一家一户的农民谈事情,取决于他的个人感受,只要他不愿意,就算你对也是你的错。企业之间的契约又是另一回事,我们希望农户以企业的身份来谈。”

“农民很现实,生活在温饱线上,注重眼前利益,只考虑今天能拿到多少钱。你也得认这个现实,不能抱怨。”

山西万荣县是苹果主产地之一,汇源与当地果农签订收购合同,交付定金。到收购季节,因为部分中间商收购价格更高一点,果农直接反悔,卖给中间商,而不履行与汇源的合同,将定金退回。农民撕毁合同的事,陈绍鹏还未遇到,但他跟同行交流,听说了不少,知道是普遍现象。

现在复兴乡已经有十多户农户与佳沃签了授权协议和收购协议,按照协议要求,他们种植金艳,不能打农药,若有虫害就雇人逮。金艳属黄心猕猴桃,是中科院武汉植物研究所科研成果,佳沃拥有独家知识产权,万亩果园种的全是金艳。当地农户种了另一品种红阳。金艳生长旺,抵抗力强,稳产丰收,果形硕大好看,耐储性佳,能在冷库里储存五六个月。

不过,从实验田里出来的产品,还需要摸索大规模种植经验。在头几年,有一年金艳好吃不好看,有一年好看不好吃,还有一年不好吃又不好看。比起湖北,成都温暖潮湿,九、十月份果面要长绿苔藓,看起来像绿毛龟。公司采用套袋的方法解决问题,第二年套袋时间长了,又变成果子好看,糖度跟不上。经过几年摸索,到2012年,余学东他们心里有数了:这是好东西,栽培、授粉、套袋等种植技术要点也摸清楚了。该年,金艳产量3000多吨,销售收入7500万元,开始盈利。

抹芽、修花、授粉、疏花、疏果、套袋,每个环节都有核心机密。根据天气变化调节套袋时间、有机肥料如何配比都是核心机密。附近农民跟着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效果不如佳沃示范园。主管及以上的员工都要跟公司签技术保密协议。王钦献说,中国农业产业化未来最重要的问题不是土地流转,不是农民,而是农业知识产权。佳沃收购中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陕西、四川是猕猴桃原产地,这对农业产业化的公司来说,能够控制种子资源,在新品种研发上也有优势。

复兴乡今年产金艳5000多吨,明年预计10000吨。有些农民将佳沃的金艳枝条带回家进行嫁接,公司也没有办法。余学东说:“因为法律不规范,维权很难。你追究个体农户,把官司打赢了也没有用,如果是千亩地的公司就肯定打官司。还有产地整合资源,规模上去了,就可以告经销商。”张敏希望用三五年时间,将全乡80%-90%农户纳入佳沃旗下,由公司授权合作。农户也要讲法,遵守知识产权游戏规则。政府希望佳沃牵头掌控金艳在全球的定价权,这对当地所有种植金艳的农户来说,能提高经济效益。

在刚进入农业领域学习的时候,陈绍鹏带着团队遍访商业领域,学术机构、政府部门的专家,与周其仁、彭剑锋、崔凯等人每次都长聊六个小时。周其仁问陈绍鹏:“你了解农村的现实吗?你知道土地问题有多复杂吗?你知道跟农民打交道有哪些困难吗?”周提醒陈:“这些问题必须突破,你们要来做农业,不突破肯定不行。但是我也告诉你这些问题在中国,你一定不能小瞧,一定不要认为它很容易。”

陈绍鹏认为,目前问题在于,第一种植业如何适度规模化经营,能否促进家庭农场和合作社跟佳沃合作;第二,行业里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太严重,如果监管更好,良币就能茁壮成长;第三,如何解决人才稀缺问题。

他说:“中国农业足够落后,落后就是空间、就是机遇。”

数据来自创业项目库

Not user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832
------分隔线----------------------------
青岛IT网 | 青岛IT社区 | 青岛忠霖国际货运代理 | 鲁ICP备10027681号 公安网监备案:37020302370217 e网平安十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