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IT网 买电脑 查报价 上青岛IT网
服务电话:0532-88765022  
今日导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业界综述 >

“淘宝村”调查:营业额触顶 利润从100%降到不足20%

时间:2013-11-22 14:28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

十八届三中全会前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开了他就任总理以来第三次由专家学者和企业家代表共同参与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他赞扬马云,称其创造了一个消费时点,并肯定新经济。李克强指出,须重新认识、高度重视新经济,并称,新经济不仅仅解放了老的生产力,更主要是创造了新的生产力。随后,新经济引起热议,北京邮电大学电子商务系教授胡桃认为,所谓新经济,主要是指借助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开展交易活动的商业模式及环境,包括电子商务、信息消费以及互联网金融等。而据业内观点,新经济是相对的概念,是区别于以前的以传统工业支柱产业、以自然资源为主要依托的新型经济,这种新型经济以高技术产业为支柱,以智力资源为主要依托。

鉴于此,《每日经济新闻》拟对一批以信息技术为主、依托于高新技术、最具经济活力的区域深入调查,试图揭示新经济背后的商业模式,挖掘其成长瓶颈,并对其未来走向做出预判与探讨。

直到11月12日零时的钟声响起,山东省博兴县湾头村的500余名淘宝店主,才稍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刚刚过去的一天,如同一场艰辛的鏖战,接单、装货、发快递……

在改变城市中工业商品的生产与消费之时,电子商务这种线上交易模式,正悄然改变着中国的农村。

阿里巴巴集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在我国已经发现的14个大型淘宝村中,湾头村只是其中之一。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邱泽奇认为,电子商务是一个全新的农村振兴模式,但这种模式能否走远,能否复制,还需从“三农”市场化步骤中入手分析。比如,上世纪80年代经历改革的小岗村,农产品有了剩余,村民不知道怎么卖、怎么运,无法沟通的买与卖环节已经不能不破题,信息化与物流应运来到农村。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方瑜认为,淘宝村比小岗村更上一层楼,因为电子商务的营销模式真正解决了束缚农产品、手工产品的桎梏,是对第一产业更深层次的“解放”。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简单的网店复制与盲目的规模扩张后,淘宝村的发展,已到了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

“淘宝网”的诱惑

始于2009年的“双十一”电商折扣促销,在黄河三角洲平原的博兴湾头村,制造出春节的“范儿”。

11月12日零时零分,当杭州阿里巴巴总部的大屏幕上,淘宝与天猫“双十一”成交金额定格在创纪录的350.19亿元时,湾头村的电商们也普遍有了较平时三、四倍的业绩。

因忙于网络线上交易,湾头村的年轻人在11日前后普遍失眠。11月13日,在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交谈中,33岁的淘宝店主贾培晓,不时打着哈欠。

不过,疲惫换来的却是营业额的大幅攀升。据贾培晓估计,今年的“双十一”,他家营业额超过20万元,是平时交易额的10倍。

湾头村委会的相关数据显示,在这个有4700人、1617户的村落,网店数量已经达到510家。

大量网商聚集在农村,以淘宝为主要交易平台,形成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的电子商务生态现象,阿里巴巴给其下了一个独有的称谓——淘宝村。

今年8月12日,阿里巴巴研究中心在山东博兴县湾头村发布的“全国各地淘宝村统计分析”的报告指出,我国共有分布在全国8个省份的14个淘宝村。

在邱泽奇看来,淘宝村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产业基础。在湾头村,这个基础就是已经存在了300余年的草柳编工艺。

在贾培晓之前,1982年出生的胡伟,于2005年开设了村里第一家淘宝网店铺,售卖村里的草柳编手工艺品。2008年,胡伟店铺的年销售额达到了70万元,但此时因金融危机当地草柳编行业的海外订单开始下降。看到胡伟赚了钱,很多村民前来取经。

同样是在2008年,在东营市开网店卖书的贾培晓,决定回家乡湾头村从事草柳编工艺品的网络销售。自2010年以来,他家的营业额连续翻番。去年,贾培晓在阿里巴巴旗下电子商务平台天猫的店铺销售额达到了360万元,今年他定的目标是销售额1000万元。

据阿里巴巴及湾头村委提供的数据显示,如今在湾头村500多户从事电子商务的店铺中,年销售额在100万元以上的有20~30家,订单1000笔/月以上的也有三四家,去年该村营业额在1.5亿元左右。

 从传统批发到网上店铺

7月24日,任山东省省长仅一个月后,郭树清便前往湾头村调研。吸引郭的因素之一,就是村里蓬勃发展的与草柳编行业有关的电子商务。

省长调研的第一站就是位于湾头村北首的大国商行。当日,与大国商行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天利商行,聚集了博兴县的政府官员。

与大国商行的老板李大国一样,天利商行的窦玉雷、贾小霞夫妇,亦是最早把草柳编工艺品商业化的一批人。

天利商行老板娘贾小霞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忆,“2005年腊月二十二开业,第一年就没挣钱”。而对于当下的利润,贾小霞说,“这是商业秘密,但可以告诉你的是,一年的营业额在300多万元。”

不过,对于淘宝网店利润,贾说,“一双20块钱的草编拖鞋,我也就赚3块钱,在淘宝上,卖家标价甚至在60、80元。”

随着电子商务在村里的兴起,线下的草编工艺品市场开始被线上侵蚀,大客户及外贸走货量越来越少。有着多年外贸经验的安志胜虽然一直强调,“网店的利润高,但我的量大”,但相比于以前淘宝店的订单只需排队两三天,今年“双十一”过后,已经排到了11月27日。

邱泽奇曾在湾头村为淘宝村把脉,他表示,淘宝村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产业基础,但当地也曾会有乡镇企业或农村工厂在相关产业上的“挣扎”,湾头村更是如此。

2006年前后,年近半百的安桂香在当地一家国营草编工艺品厂倒闭后,开始做批发,面向来自新疆等地的大客户。而在2010年前后,看准趋势的安桂香把阵地转移到网上。

随着电子商务冲击波的到来,村里陆续开了五、六百家网上店铺,从天利商行往南、往东的街道,已经是草编工艺品一条街。

在贾小霞看来,虽然村里做草编批发的店面不少,但最大的三家却集中在天利商行所处的十字路口,淘宝店则分散在村里的各个角落。

与城市网商不同,淘宝村有着典型的发展路径。阿里巴巴研究中心报告称,“它起源于农村,在农村生根发芽,是农村草根网商自发形成,然后慢慢成长起来;而且形成相对完整的产业链,具有协同发展的特征。”

在发展模式上,阿里研究中心发现,全国各地的淘宝村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基于本地的特色产业,比如山东博兴的湾头村、河北白沟;一类是从无到有,慢慢发展起来的淘宝村,如江苏睢宁沙集镇、江西分宜双林镇。

阿里研究中心认为,淘宝村的形成,与本地特色产业存在关联,但特色产业并非淘宝村的必要条件。

作为锦秋工艺品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安广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我这个合作社,目前有500多个农户,有单子就做,没单子更多倾向于淘宝店铺(供货)。”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博兴县城仍不普遍的刷卡结账,但在这个距县城15华里的村落,已经悄然兴起。
 

网店简单复制与盲目扩张

事实上,在数据的诱惑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东营、济南等地回到湾头村,通过电子商务形式,销售草柳编工艺品。

胡伟发现,自郭树清省长调研以来,村里网店数量开始了又一波的增长,“现在拿着相机拍照、向网上上传照片的人增加了很多,如果以前有1000户,现在得有2000户。”

然而,店铺的增多对于淘宝村的发展并不一定是好事。

邱泽奇曾设问:像湾头这样的淘宝村能走多远?他说,除了手工艺传承恐后继无人外,更应让人担心的应是简单的网店复制与盲目的规模扩张。

在胡伟的记忆中,他2005年在淘宝店卖货的利润平均能达到百分之百,而今,利润率甚至不足20%。

方瑜分析称,电商模式进驻农村,使农民考虑更多的是“怎么卖出、怎么运出”的问题,可以说,这一形势下,农民开始自己掌握自己的产品销售命运,直接对接市场。

不过,在与市场的对接中,作为供应商的贾小霞则认为,“因为都是通用货,如果想要卖货,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压低价格。”

“压到成本价以下,如何赚钱?”贾培晓担心,未来博兴县的草编工艺品与低质低价画上等号,“到时候大家可是一荣俱荣一毁俱毁了”。

邱泽奇也指出,村民在高利润下的模仿热情,一方面可能使同村店与店之间陷入价格战,另一方面可能使单个村子的淘宝热波及镇域乃至县域,使最本土的产品不再具有专有特色。

事实上,以素有中国“淘宝第一村”的浙江义乌市郊青岩刘村为例,随着淘宝网等电子商务逐步走向规范、成熟,来了又去的小卖家已越来越多,当年“淘宝店开一家赚一家”的情形一去不复返。

为此,贾培晓曾到杭州阿里巴巴总部取经,并想推动建立一个行业协会并发挥作用,比如统一价格、遏制恶性竞争、充当政府和商家中间人的角色等等。

而贾培晓也有苦衷:“现在政府想的是发展壮大产业,增加税收和就业,个人想的是多赚钱,这是两种主流价值观,我夹在中间。”

作为博兴县锦秋街道办事处党工委员,尹立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我们已经准备成立一个草柳编协会,以行业自律的方式,对存在的恶意竞争进行限制。”

然而,贾小霞清晰记得,8月份的时候,有锦秋街道干部到她那儿调查成立协会事宜,但几个月过去了,并没有实质性东西。

 营业额“触顶”、人才匮乏

作为村里第一个开淘宝店的人,胡伟去年的营业额已达到200万元,但他认为,这已经是淘宝店的最高点。

在接下来的发展上,胡伟遇到了瓶颈。摩托车修理工出身的他将原因归纳为,“缺乏专业人才,比如专业的图片设计、店铺装修人才。”

与胡的想法类似,贾培晓很注重营销工作,在他的8名员工中,有一名设计专业毕业的大学生,负责设计店铺、美化图片。作为村里营业额最大的网商,贾培晓近几年一直在招纳大学生,以提高其网店的质量。不过,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在这儿工作最长的也不到一年”。

正如邱泽奇所说,农业三化中,除了农产品的现代化,还有农村和农民的现代化。在他看来,“最难的还是农民的现代化,但这关系到类似湾头村这样被信息化改变的村庄,到底能往前走多远”。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湾头村,随着一大批大学毕业生加入到农村电子商务大军,文化素养的高低已明显和店铺经营的规模呈现正相关的关系。

邱泽奇亦指出,在农村市场化的过程中,人口流动加速,农民需要掌握配套技能,也要了解市场规则,更多地参与到市场中,即农民现代化。

而随着本村、甚至外地大学生到湾头村开网店,贾培晓、孟丽丽的压力因对手素质的强势在无形中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零库存是湾头村电商的普遍特点,对这种存在断货危险的模式,湾头村的网店老板们却有着难以割舍的依赖。

有电子商务研究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以湾头村为例,草柳编从业者多为中老年留守人员,就地生产、就地上网销售,才是网商最节约成本的经 营方式。在他看来,这在农村电商领域比较普遍,他们不可能把店铺搬到城市,但受农村基础设施、农民文化水平的限制,人才匮乏的问题将短期无解。

 基层政府力推“淘宝城”

作为批发商,贾小霞也开了淘宝店,但她基本上不会专门花时间去管理。她决定走精品路线。在她看来,村里的网店很少有自己的品牌,但她做的品牌却在增加产品的附加值。

事实上,在湾头村有同样想法的并不只有贾小霞一人。2009年,贾培晓和孟丽丽为自己的草柳编商品注册了商标,甚至有热心网友帮忙设计了LOGO。

现在,贾培晓把自己的产品定义为草柳编行业里的“中高端产品”,店铺产品的客单价平均达到了300元以上,而其他很多同类店铺的平均客单价则在百元以下。

当郭树清省长7月底来到村里调研的时候,贾培晓是几个被邀请的座谈嘉宾之一。在博兴六中的一间教室里,他大胆地向郭树清要政策:“政府部门能否牵头和阿里巴巴洽谈一下,通过网络创建几个草柳编知名品牌,让草柳编走得更远些。”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刘鹰亦认为,淘宝村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应从技术、产品结构与营销策略等方面推陈出新,找寻更多突破,为新生事物不断注入更新鲜的血液。

值得注意的是,在郭树清调研后不久,湾头村所在的锦秋街道迅速研究推进“中国草柳编文化创意产业园”项目,希望以此推动产业规模扩大和产品升级。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一份项目策划推进方案中,园区设想一栏中提到:“将传统文化艺术与实体经营和电子商务这个现代销售平台实现无缝隙对接”。

对于这个湾头村民称作“淘宝城”的项目,湾头村的卖家们普遍持一种观望态度,“搬不搬的意义不大,我们不是没地方”。

不过,政府参与到草柳编以及电子商务中的动作,湾头村的买家们也普遍认为:“政府的参与,应该没啥坏处。”

而在此前,基层政府对农村电子商务缺乏足够的了解和重视、相关金融机构在贷款扶持上较为谨慎。

事实上,对于湾头村的电商模式,更多被当地政府看作富民产业。即使在与省长的座谈中,博兴金融部门的表态亦较为谨慎。不过,一位当地政府人士甚至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8月12日阿里巴巴的“淘宝村”推广发布会后,博兴政府部门开始正视这个因农民自发兴起的经济模式。

此外,在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方瑜的意识中,淘宝村比小岗村更上一层楼,因为电子商务的营销模式真正从底线上解决了束缚农产品、手工产品的桎梏,意味着是对第一产业一次更深层次的“解放”。

对于未来,在湾头村开网店的陕西人马耀飞充满期待,“慢慢来,这都是时间问题。”

阿里研究中心认为,未来淘宝村数量会进入快速增长的阶段。据资料显示,目前全国有70多万个行政村,农村网民数量达到了1.65亿,潜力相当巨大。( 文/彭斐)

 

Not user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2)
100%
分享:832
------分隔线----------------------------
青岛IT网 | 青岛IT社区 | 青岛忠霖国际货运代理 | 鲁ICP备10027681号 公安网监备案:37020302370217 e网平安十佳网站